世界服裝鞋帽網首頁 > 正文

皓元醫藥科創“迷局”獨家調查

2020/6/20 13:32:00 來源: 評論(0)0

科創迷局

位于張衡路1999弄的張江華盛科技園內遍布著多家生物醫藥,進入大門后右拐第一家,就是皓元醫藥所在的3號樓。

皓元醫藥的總部大樓合計有四層,其中僅二層用于生產經營,主要分為包材室、冷庫、內包間、倉庫和綜合辦公室,其中真正用于制造的實驗室并不大,能看到的大多景象是工人們熱火朝天地分裝包裹。

皓元醫藥總部大樓外,還有兩棟大樓正在施工,據當地工人介紹,兩棟樓建成后將為皓元醫藥所用。

在距此不遠的蔡倫路720弄2號,是皓元醫藥更為早期實驗室所在地,6月16日,21世紀經濟報道前去探訪時,仍有不少行政、研發、生產等人士在此辦公。

當地員工告訴記者,目前公司業務正常發展,待張衡路的新辦公樓建成后,該地點的實驗室將整體搬遷至新樓。

這只是當前皓元醫藥大力開拓研發基地的一角。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目前皓元醫藥位于安徽省馬鞍山市寧馬科創園的研發中心也已經建成,據樓內員工透露,研發中心在不久前才開始正式開工。

一個視角是財報,皓元醫藥總營收從2017年年報的1.74億元飛速增長至2019年的4.09億元,凈利潤從1500.69萬元增長至7342.96萬元。

這一數據,已經可以滿足第一套科創板上市標準。這也是皓元醫藥申報采用的上市標準。

另一個視角,則耐人尋味。

還未正式展業合同卻“履行完畢”的供應商、低價賣出又高價買回的子公司、避重就輕遮遮掩掩的主營業務、種類繁多但專利稀疏的產品線、包裹著科創外衣的貿易公司……

這些碎片讓皓元醫藥的“科創”面孔逐漸模糊。

兩大供應商不具備生產能力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抽樣皓元醫藥前五大供應商中的兩家,進行實地調查了解,兩家供應商并不具備交易產品的生產能力,資貨交割尚待查清。

在招股說明書中,皓元醫藥直言不諱地指出,公司尚未完成自有生產工廠的規模化建設,部分產品的規模化生產主要通過委外生產的方式完成。

但在大量的委外訂單背后,公司的供應商群體卻存在諸多無法自圓其說的“疑點”。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皓元醫藥頻繁與成立不久的企業簽訂“大單”,其中,皓元醫藥2019年11月簽下合同金額達到675萬元的供應商——安徽實特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實特”)與皓元醫藥子公司注冊地址重合。

記者實地調查了解到,安徽實特目前還未正式展業,但皓元醫藥卻在招股說明中表示,與安徽實特的訂單已“履行完畢”。

啟信寶數據顯示,安徽實特成立于2019年9月2日,注冊資本500萬,注冊地址為“安徽省馬鞍山市慈湖高新區霍里山大道北段1669號3棟”,而皓元醫藥全資孫公司安徽樂研生物醫藥科技有限公司注冊地址也在“安徽省馬鞍山市慈湖高新區霍里山大道北段1669號3棟”。

皓元醫藥全資子公司安徽皓元藥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徽皓元”)的注冊地址為“安徽省馬鞍山市慈湖高新區霍里山大道北段1669號2棟”,與前兩家公司住所相鄰。

6月15日,21世紀經濟報道實地探訪了“安徽省馬鞍山市慈湖高新區霍里山大道北段1669號”,該地址為一處名為“慈湖國家高新區科技企業孵化器”的產業園區,但記者通過園區工作人員查詢以及實地調查發現,園區內并沒有“安徽實特”這家公司。

但隨后,記者從安徽皓元工作人員處了解到,安徽實特實際辦公地址位于2公里外的“慈湖高新區寧馬科創園”。

該園區保安告訴記者,安徽實特位于園區2棟三層,但搬來時間并不長。該棟樓附近可以看到水泥等裝修物料。

6月15日,安徽實特某權威負責人表示:“我們(安徽實特)去年才注冊,中間來了個疫情,所有的進度都慢了,7月份應該會組建人員進場做實驗,那邊現在只是走了一些賬,但是具體的還沒有開工。因為疫情,再加上最近比較忙,馬鞍山那邊現在沒有人,7月份應該會開工。”

事實上,類似于安徽實特的“殼”供應商在皓元醫藥的招股說明書中并不唯一。

成立當年(2018年)接下皓元醫藥1114.46萬元大單,位居第二大供應商,2019年1月又與皓元簽署666.85萬元訂單的杭州靈運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靈運醫藥”),成立于2018年1月。

6月17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實地走訪發現,靈運醫藥位于杭州濱江區九本文創園,但辦公場所不足40平方米,室內僅有兩張辦公桌,一位工作人員確認,公司是做中間體業務,但主要“做貿易這塊”,“原材料買過來再賣給下家”。

此外,最近三年內連續位列皓元醫藥第一大供應商的企業——山東鄒平大展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鄒平大展”),曾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

主營業績、供銷名單、專利數“神仙打架”

根據其預披露,皓元醫藥主要從事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藥物開發前端)以及原料藥和中間體(藥物開發后端)兩大類型產品。

相比而言,在產業生態鏈中,工具化合物相比分子砌塊等擁有更高的毛利水平,在招募說明書中,皓元醫藥對這項業務并未分列。

從數據來看,“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當仁不讓占據C位。

2017-2019年,公司的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業務營業收入分別為8125.49萬元、1.51億元和2.36億元,營收占比分別為46.71%、50.41%和58.49%;原料藥和中間體業務分別實現營業收入9270.96萬元、1.48億元和1.67億元,營收占比分別為53.29%、49.59%和41.51%。

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貢獻了接近六成收入,且所占比重近三年逐年遞增;而原料藥和中間體收入占比近三年逐年遞減。

從毛利率上看,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的毛利率高達七成,2017年-2019年分別為67.71%、68.29%、70.70%,最近三年逐年遞增;原料藥和中間體毛利率約為三成,2017年-2019年毛利率分別為38.44%、34.78%和38.83%。

但值得注意的是,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并非一個行業。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研究發現,如果將工具化合物、分子砌塊和原料藥和中間體分行業研究,工具化合物是其中業績最具誘惑力的一項。

分子砌塊,位于最前端,是用于設計和構建藥物活性物質從而研發的小分子化合物,是研發的重要物料之一。目前A股分子砌塊龍頭企業——藥石科技,2019年開發合成了近2000個有特色的分子砌塊,毛利率約為51.59%。

工具化合物位于合成路徑處于分子砌塊后端,具有一定生物或藥理活性的小分子。皓元醫藥“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兩種業務平均毛利率在67%-70%范圍內,而藥石科技分子砌塊近三年綜合毛利率為51%-62%,由此可以推算工具化合物的毛利率約在60%以上,高于分子砌塊毛利率。

中間體和原料藥則為更后期,主要用于臨床研究、上市藥物、仿制藥等后期,毛利率相對而言更低,九洲藥業等上市公司中間體和化學原料藥毛利率約為30%-40%,皓元醫藥該業務毛利率也在這一水平內。

但按照上述數據,如果推算工具化合物為皓元醫藥的主營業務,則會陷入另一個怪圈。

但在招股說明書中,皓元醫藥并沒有對分子砌塊、工具化合物兩者的具體生產、銷售、技術等情況單獨詳細披露,對涉及到的具體產品信息和研制情況“鮮有著墨”。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閱研究發現,皓元醫藥招募說明書中,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被納入一個范疇說明,并未詳細披露主要產品的名稱、各自成本和利潤情況。且在信息披露中,投資人無法獲取這項占比超過50%的主營業務的相關運營數據。

6月19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就相關問題向皓元醫藥發去了采訪函,截至發稿前尚未收到回復。

根據皓元醫藥披露的2017年-2019年銷售額前十大且有較為穩定銷售產品均為中間體和原料藥。

這也就意味著,占公司總營收超過五成的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業務的銷售非常分散,即便是在營收規模最高(2.23億元)的2019年,皓元醫藥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業務的終端客戶,沒有任何一家采購量在1200萬以上。2017年,則沒有任何一家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業務的終端客戶采購量超過654萬元。

而在產銷信息披露中,亦主要披露原料藥和中間體產品的產銷情況,對于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尤其是工具化合物反而吝嗇筆墨。

數據顯示,2019年皓元醫藥主要產銷產品中,銷售收入最少的“艾地骨化醇中間體ADA”2019年銷售量只有650克。

這就帶來一個奇怪的現象,一方面皓元醫藥基于“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可以打造一個“科創企業”,反而卻以“原料藥和中間體”為核心,進行了產業運營情況的描述。

“這與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產業鏈條分散有關。”亦有投行人士分析指出。

不過其亦坦言,申報IPO企業應該基于信息披露準則,主動披露主要產品的名稱、各自成本和利潤情況。

最耐人尋味的是,皓元醫藥官網的另一項表述,稱“公司自主合成的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產品超過10000種”。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4月30日,皓元醫藥及其子公司已獲授權專利53項,其中,涉及到分子砌塊和工具化合物的專利僅9件,另外還有40項著作權。

“每一種工具化合物都有專利、每一種工具化合物的合成方法也有相應的專利。”前述行業內人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

哈佛大學醫學院一位教授對記者表示:“原始化合物會對應一種專利,也是我們常常講的藥物專利,除了藥物專利以外,還有一些附加的專利,比如晶型,這個晶型最穩定最有效;比如劑型,不同的劑型作為輔助專利。”

如果依此類推,即便9件專利均對應一種工具化合物,那么皓元醫藥研制和生產的工具化合物也不會超過9種。但根據皓元醫藥官網顯示,其提供的即用型化合物庫有超過10000種、具有生物活性或者藥理活性的小分子。

該哈佛大學教授進一步補充稱:“現在對于活性化合物的生產在工藝上相對還是比較成熟的,如果要定向生產某個專利的化合物,肯定是需要專利授權的,實驗室和研究用的,部分是已經專利失效,可以大家都生產,如果是專利期內的,需要專利授權;或者是實驗室自己設計的新的晶體新的化合物,那么委托工廠小批量生產也是可能的。”

皓元醫藥的工具化合物產品類型是否均為“過期專利”尚不能下定論。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在皓元醫藥官網注意到,目前其公開對外兜售的LDN 193189產品【骨形態發生蛋白(BM)信號抑制劑】,早在2016年,就由納斯達克上市公司Tocris Bioscience取得了權利人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布列根和婦女醫院,系哈佛大學附屬醫院)的獨家許可權利。

值得一提的是,且當前該產品還未開放專利權限。

A股市場尚未有工具化合物為主營業務的上市公司出現。

疑竇叢生的大客戶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調查,皓元醫藥供應商和客戶之間的諸多“異常”行為,或與不同財務指標的“失衡”相吻合。昔日大客戶Medchemexpress LLC公司,目前雇員只有1人,且注冊地位于民宅。

根據招股說明書內容顯示,皓元醫藥2017—2019年該公司境外銷售比例分別為38.23%、41.40%和41.46%,其余部分產品通過境內經銷商銷往境外終端客戶,真實的終端需求仍然在境外,將通過境內經銷商銷往境外終端客戶的收入穿透計算,該公司境外營收占比將提升至60%左右。

因此,以終端需求作為判斷標準,該公司的主要市場在境外。

整體來看,皓元醫藥的客戶較為分散,2017年-2019年前五大客戶的采購量之和均沒有超過34%,最近一年對前五大客戶的合計銷售金額也不到8729萬元,且每年前五大客戶均會出現較大變化。

其中一個“關鍵先生”,為上述Medchemexpress LLC公司。

2016年、2017年,皓元醫藥前第一大客戶一直被這家名為“Medchemexpress LLC”的公司霸占,這家公司連續兩年向皓元醫藥采購金額分別為1420.37萬元、2741.47萬元。

2018年1月,皓元醫藥子公司香港皓元以60萬美元現金收購了Zhinong GAO及其女兒共同持有的Medchemexpress LLC 100%的股權。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注意到,早在2013年甚至更早前,皓元醫藥就已經取得了MCE、Medchemexpress相關的眾多商標、互聯網域名。

2017年12月,香港皓元還以20萬美元的價格受讓Zhinong GAO所持Chemscene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以下簡稱“CS公司”)。

CS公司也曾是皓元的重要客戶之一。

這兩項收購,均發生在皓元醫藥在新三板摘牌前夕,意味著彼時,該公司已經籌備沖關IPO。

官方解釋稱,這兩項收購,有利于皓元醫藥國際市場尤其是美國市場的開拓,能夠進一步提升核心優勢和綜合競爭能力,對公司戰略目標的實現和長遠發展有積極影響。

時點巧合在于,恰是在這項收購完成之后,皓元醫藥進入業績突飛猛進的周期。

皓元醫藥的銷售模式TOB,Medchemexpress LLC和Chemscene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兩家公司為“渠道企業”,在食物鏈條上,渠道為王。

按照Medchemexpress LLC僅皓元醫藥項目的銷售額反推,2741.47萬元采購額,銷售收益或許不止60萬美元。

記者通過渠道查詢Medchemexpress LLC的公開資料發現,這家采購額超過千萬的公司,目前雇工只有一名,即前股東——Zhinong GAO,其注冊地址位于新澤西普林斯頓的18 Wilkinson Way,而該地也是Zhinong GAO和其女兒的個人住所。

谷歌地圖和Redfin網站顯示,“18 Wilkinson Way”是當地一所獨棟居民住宅,建成于1993年,最近一次公開買賣記錄在2010年8月25日,2019年有繳稅和成交記錄,稅金為14398美元,估價674-745萬美元。

如果收購僅是因為規避關聯交易,Zhinong GAO及其女兒低價賣掉公司“殼”和“歷史流水”,而依托其它法人展業,符合低價交易的情形。

不過從后續皓元醫藥披露的財報數據中,顯然已再也找不到Zhinong GAO這位“甲方爸爸”。

而如果Zhinong GAO及其女兒變賣公司“全身而退”,Medchemexpress LLC和Chemscene Limited Liability Company的交易中,交易價格與估價十倍的反差,明顯吃了大虧。

賣出子公司后又增資 估值長380倍

皓元醫藥對于子公司甘肅皓天化學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甘肅皓天”)的一系列賣出與買回,曾讓不少市場人士“迷惑”不已。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皓元醫藥銷售部人士處了解到,皓元醫藥與甘肅皓天在此前確實為同一家公司,但目前兩公司為完全不同的個體,擁有不同的工廠、研發團隊等。兩公司一直存在一定的業務往來,甘肅皓天也會根據皓元醫藥的需求供貨。

皓元醫藥在掛牌新三板之前,皓元醫藥原持有甘肅皓天83%的股權,是甘肅皓天的控股股東;同時,薛吉軍作為皓元醫藥創始人,自2006年皓元設立時即持有皓元醫藥13%的股權,但后來薛吉軍逐漸轉讓了皓元醫藥的股權。

2013年4月22日,皓元醫藥與薛吉軍簽定《股權轉讓協議》,以83萬元的注冊資本價格將持有的甘肅皓天83%的股權轉讓給薛吉軍,估值約為100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甘肅皓天一直是皓元醫藥重要的供應商,主要為公司提供卡泊三醇、阿法骨化醇中間體等化學原料。

2013年甘肅皓天從皓元醫藥處獲得的收入高達625.58萬元,2017年-2019年,皓元醫藥從甘肅皓天處的采購金額分別為284.61萬元、395.75萬元、832.47萬元,占皓元醫藥原料藥和中間體業務的銷售收入比例分別為3.09%、2.78%和5.37%。

而正是這樣一家業務狀況良好,對皓元醫藥主業十分重要、收入至少六百余萬的企業,被皓元醫藥以100萬元的價格“賤賣”,且直到2013年12月4日,也就是協議簽署8個月后,皓元醫藥才收到薛吉軍的股權轉讓款50萬元。

到了2019年5月7日,皓元醫藥又與甘肅皓天簽訂了《增資協議》及《補充協議》,以4999.9987萬元的價格認購甘肅皓天新增注冊資本135.14萬元,獲得甘肅皓天13.18%的股權,投后估值達到3.8億。

不過6年時間,甘肅皓天估值增長了380倍,而期間,皓元醫藥與甘肅皓天的業務并未出現中斷,甘肅皓天一直位居皓元醫藥重要供應商的位置。

皓元醫藥表示,持股甘肅皓天,主要原因是看中甘肅皓天的原料藥和中間體的產能資源。

2019年5月17日,皓元醫藥與甘肅皓天、皓天醫藥、薛吉軍簽訂了《業務戰略合作協議》,約定發行人向甘肅皓天增資后,有權在皓天醫藥新廠房優先使用30-40臺反應釜代為加工發行人的醫藥中間體和原料藥產品,其根據市場合理價格向皓天醫藥支付相應的代加工費。

 

責任編輯:第一時間
世界服裝鞋帽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世界服裝鞋帽網sjfzxm.com"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世界服裝鞋帽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世界服裝鞋帽網sjfzxm.com",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3、若因版權等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電話:400-779-0282,或者聯系電子郵件: sjfzxm@vip.188.com ,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
4、在本網發表評論者責任自負。
跟帖0
參與0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發言請遵守相關規定

相關閱讀

皓元醫藥科創“迷局”獨家調查

財經要聞
|
2020/6/20 13:32:00
0

易會滿送科創板政策“禮包” 以新視角踐行開放

財經要聞
|
2020/6/19 11:57:00
5

科創板一周年“成績單”:111家企業斬獲1.77萬億市值 蘇企獨占兩成領風騷

財經要聞
|
2020/6/18 11:50:00
12

奇安信IPO再破科創板審核紀錄 網絡安全行業競爭迷局待解

財經要聞
|
2020/6/18 11:49:00
7

T+0制度欲試科創板 私募機構內部重提日內策略

財經專題
|
2020/6/4 10:45:00
9

科創板首涉EDA企業露面 芯愿景攜國產化重任闖關IPO

財經要聞
|
2020/5/21 10:00:00
22

102份基金“科創偏好”清單 金山辦公獲223家青睞 熱景生物、成都先導等門庭清冷

上市公司
|
2020/5/15 12:01:00
20

“不一樣的”科創板基金上報風潮:嘗鮮者“諱談”投資范疇 約束配置“漂移”或成共識

創業板
|
2020/5/15 11:57:00
28

專題推薦

閱讀下一篇

Yeezy 700 V3“冰藍”配色鞋款疑似曝光,別具清新感

Yeezy 700 V3“冰藍”配色鞋款疑似曝光,別具清新感是關于潮鞋YEEZY的潮牌資訊,

返回世界服裝鞋帽網首頁
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
手機看新聞 手機看新聞
展開
  • 微信公眾號

  • 電話咨詢

  • 400-779-0282
36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