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服裝鞋帽網首頁 > 正文

股價上漲還在繼續 “京東回來了!”

2020/5/20 8:51:00 來源: 評論(0)0

技術京東

   “京東回來了!”5月16日早7時許,盡管是難得的周六,一位早起的京東零售員工難掩自己的興奮,連曬了兩張股價截圖。

在前一晚拋出最新的一季報后,美東時間5月15日京東股價高開高走,收盤時定格在了50.85美元/股,上漲3.86%,市值達到746.8億美元。這一數字已超過了2018年1月29日50.6美元的高點。

     股價上漲還在繼續。美東時間5 月18日,京東繼續高開,開盤5分鐘內躥至52.56美元,漲幅3.36%。截至收盤,京東股價大漲9.2%,報收55.53美元/股,創歷史新高,市值也突破800億美元關口。

遠超市場預期,是京東這份一季報的最大特色。京東最新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京東第一季度凈營收為1462億元人民幣(約合206億美元),同比增長20.7%,遠超市場13%的增速預期;歸屬京東普通股股東的凈利潤為11億元人民幣(約合2億美元),遠超市場預期的虧損1.1億元。

    從表面來看,京東亮眼財報的背后,是零售、物流等一系列業務部門努力的成果,不過細究下去,技術正在潛移默化地改造京東。它也是當下的京東正在審慎對待的重要戰略。

     “過去兩年內,京東最高的決策層高管,無論是哪次的戰略討論,無論是討論公司的愿景、文化還是使命、定位,每一次討論中,技術都是必需選項,”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主席、京東智聯云總裁周伯文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技術已經成為京東最重要的基因之一。”

從拉開帷幕到正式宣布全面布局,京東的技術轉型一直在加速,不到三年時間,京東的轉型就讓京東重新回到增長周期。那么,技術是如何改變京東的?它又將引領京東走向何種未來?

京東的技術基因

       自2017年起,京東便有意擺脫單純電商零售的帽子,向技術公司看齊。

不難理解京東此舉的緣由。同樣出身電商平臺、同樣自建物流,大洋彼岸的亞馬遜已成長為市值1.21萬億美元的超級巨頭,市盈率高達115倍。相較之下,京東最新的市值為812億美元,市盈率為46倍。

不過,在京東集團首席戰略官廖建文看來,京東技術的對標“既是亞馬遜,也不是亞馬遜”。

當亞馬遜還在做中心倉的時候,京東已經將倉配體系分成了區域倉、中心倉、前置倉、前置站四級,形成網狀結構的倉配系統。當亞馬遜在2017年收購全食超市進軍生鮮市場時,京東早已一邊手牽沃爾瑪,一邊投資永輝超市,且大舉發展京東到家業務,“其實我們已經走到他們前面了。”廖建文認為。

       盡管倉配體系、業務多樣化方面,京東依靠技術能力走在世界前列,但從另一方面而言,二級市場愿意為亞馬遜的高估值買單,很大程度上源自其AWS云業務的前景。根據亞馬遜最新財報顯示,AWS貢獻了超過12%的營收,并連續13個季度保持20%以上的增速。

京東智聯云則暫居追趕者的角色。不過,廖建文對其的發展充滿信心,信心源自對產業及京東自身的判斷。

根據Gartner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全球云計算IaaS市場同比增長37.3%,總體市場規模為445億美元。在廖建文看來,云計算在未來十年能夠成為改變產業供應鏈的基礎設施,當前的市場規模還處于“嬰兒階段”,輸贏判斷還為時尚早。

       同時,京東比國內任何一家云計算公司都更具產業屬性。“為什么亞馬遜能把云做起來,甚至把云計算做到將谷歌、微軟這些經典技術公司拋在身后?因為它有場景,有商家、零售、金融等To B的場景。”廖建文指出,“這也是京東將堅定不移發展云業務的原因。”

不僅是云計算,京東的“技術野心”還蔓延在各個領域。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周伯文將京東技術梳理為ABCDE戰略。其中,A指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B指Big Data(大數據),C是Cloud(云計算),D指Devices(IoT),E則是Exploration(前沿探索)。

      在周伯文看來,若整個技術是一個人,AI就是大腦,IoT負責神經末端的感知和采集功能以及信號的執行,云則是身體的軀干、肌肉和血管,在里面跑的是數據,大數據是氧氣,E則代表一個人的好奇心,牽引著人不斷地學習,不斷地進步,技術上也是如此,所以我們要做前沿科技的探索,不斷地推動技術的迭代和進步。京東將AI、云、IoT和大數據結合在一起,能夠形成能力更強、更有生命力和競爭力的實體。

“我們的核心是進行價值創造,為不同類型的客戶創造價值,同時也會考慮技術未來的趨勢是什么。”周伯文如此解讀京東技術投入邊界的底層邏輯。

從零售到供應鏈

     長期的技術沉淀,積累下京東的技術基因。那么,手握技術的京東,想做什么事?

直到2019年11月,京東給自己的定位,還是“以零售為基礎的技術服務公司”。不過,時針轉至2020年,這一定位中的關鍵詞“零售”,已悄然轉變為“供應鏈”。

      看似只是咬文嚼字,實則背后的內涵擴大了。“如今數據的顆粒度越來越細,過去我們講一群人、一批貨,如今則講一個人、一個單品、一個SKU。”廖建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指出,這一改變意味著基于今天的數字化技術手段,供應鏈能夠重組,從而將空余資源在價值鏈上進行匹配,形成價值網絡的協同。

      利用新興技術重組供應鏈、形成價值網,是對傳統產業進行重構。用時興的話來說,這迎合了產業互聯網。而與其他自消費互聯網切入產業互聯網的科技公司不同,京東在該領域已搶跑多年。自2004年起,歷經十余年,京東構建起全品類、全渠道,業務覆蓋零售、物流服務及消費金融的線上零售帝國。

    “京東從一開始就不僅僅是一個電商企業,在過去十年內,我們在零售行業做了產業互聯網的事。”廖建文認為,今天依靠新興技術重構產業時,不僅在于前端,還在于整個產業供應鏈的重構。“京東的邏輯很簡單,就是基于零售板塊產業能力的沉淀,用這些沉淀下的能力去重構其他產業的價值鏈。”

     廖建文給出了T型理論進行解釋:T字上端的一橫為體驗、成本及效率,它們是行業的第一性。之所以將體驗、成本、效率從“冰山下”拽到最頂層,這背后正是京東從零售商向技術服務商轉變的過程。

    “作為零售商,京東的客戶主要是C端消費者,而作為基礎設施的技術服務上,京東要服務大量B端客戶,成本效率是他們最在乎的,用戶體驗也不再是簡單的產品、價格和服務。”

     體驗、成本及效率之下即為技術。事實上,技術對上層的改變已經在京東身上得以驗證,持續的技術研發投入及精細化管理,推動了京東各項運營效率的不斷提升。

      財報顯示,2019年全年京東零售的經營利潤率達到2.5%,履約費用率進一步降至6.4%,同比2018年下降了0.5個百分點。2020年一季度,在新冠疫情疊加傳統淡季時,京東零售經營利潤率達到3.2%,去年同期為2.7%。

“自2017年1月,京東開始將技術作為兩個方向來看。”廖建文如是解讀京東內部的技術再造,“第一,技術本身作為一個持續競爭優勢的源泉,來推動整個行業的改變,同時,我們希望基于核心板塊沉淀下來的技術能力,逐漸走向組件化、產品化、平臺化、生態化的過程。”

    “京東不僅是個互聯網公司,更像是個被互聯網改造得最徹底的企業。”周伯文向記者同樣指出。而深耕供應鏈多年,也正是京東對外進行數字化轉型賦能的特點所在。

    “京東最初堅持自建全鏈條的智能物流,長鏈條既觸達到了消費者,也與生產、制造、設計、品牌、倉配等一系列環節絲絲相扣。這是其他公司所難以追趕上的。”周伯文表示,因此,京東技術的對外開放賦能,有其天然的基因優勢。

技術一盤棋

      京東擁有“技術野心”,也砸下了真金白銀。

2019年,京東體系所屬上市及非上市企業合計研發投入179億元人民幣。2020年一季度,京東研發開支為人民幣39億元(約合6億美元),而上年同期為人民幣37億元。

      不過坦率而言,曾經京東的技術體系內、技術與業務之間,存在一定的壁壘。京東位于國家會議中心的京東智聯云總部,囊括京東的云計算、AI、IoT、智能管理與效率平臺等技術體系。過去明顯能感覺到的是,京東不同的技術部門雖然在同一處“安營扎寨”,但往往自我生長,面對客戶時也更偏向獨立行事。

    在T型理論中,技術的下層是組織。“過去京東的技術解決方案散落在不同部門,在組織層面面臨如何協同,形成體系性解決方案的情況。”廖建文坦言道。因此,在面對一個客戶時,如何將物流、云、金融、采購等靈活組合變為一體化模式,京東正在探索。

     技術組織層面的改變之一,發生在去年12月,京東將云計算、AI、IoT業務進行重組,成立云與AI事業部。之后不久,京東又成立集團技術委員會。今年3月,京東云與AI事業部正式對外啟用京東智聯云品牌,周伯文任總裁。

據周伯文介紹,如今,在京東零售、物流等多個子集團業務中臺向前演進的過程中,京東圍繞技術給出的調整是,搭建全集團共建共創共享的T-PaaS(Technology PaaS,技術平臺即服務),它屬于京東技術中臺的核心。

      京東集團技術委員會的設立,也正是圍繞這一思路展開,它也意味著京東有了更加體系化的組織架構。

      資料顯示,京東技術委員會下設決策委員會、執行委員會。周伯文任主席,顏偉鵬和曹鵬任常務副主席,于建強和李德浩任常務委員,組成技術決策委員會并享有投票權;執行委員會由集團各體系及BGBU技術VP及T12(含)以上技術專家或高級技術業務負責人組成。

    “我們分別在技術本身、技術產品與服務、全集團層面技術基礎設施和數據共享價值提升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周伯文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稱,“圍繞整個集團技術一盤棋,我們已形成完整戰略,如今正在共建共創的過程中。”

例如,當前集團技術委員會管理層下設有17個常設工作組,每個工作組人員來自不同BGBU的頂級架構師、優秀程序員和科學家,構成聯合工作組。工作組按照技術方向分為大數據、人工智能、物聯網、區塊鏈、安全、數據庫、中間件、通信套件、移動PaaS組件等,從而形成高效高能的技術中臺。

“T-PaaS打破了組織邊界,以Best-of-breed為原則,每一個工作組都是基于京東內部最好的核心技術,以共建共創的方式來搭建集團統一的技術中臺和底座,并在符合未來發展趨勢的基礎上,一起共建共創共享。”周伯文介紹道,這樣一方面科技促進不同部門技術人員的交流,另一方面也減少大公司普遍存在的“煙囪”,減少“重復造輪子”的現象,并高效地支持不同的B-PaaS(業務平臺即服務)。

同時,技術委員會還將集團所有的技術、產品和服務進行了系統梳理,從而明確集團內哪些技術、產品、解決方案與服務能夠獨立存在并對外賦能。這也為后續技術與業務部門的配合打好鋪墊。

京東近期推出的“京東新動能計劃”便是一個實踐。該計劃首批服務包括智能中臺、智能協同管理、智能采購三大解決方案,是由京東智聯云與京東企業業務部共同推出的。

      “這個計劃將獨立于京東業務存在,且經過京東場景千錘百煉的解決方案,通過企業業務部強大的客戶觸達力,推向市場。”周伯文表示。

集團技術委員會還將內部計算基礎設施(服務器、網絡、存儲等)進行了統一收歸。“技術委員會決策在不同基礎設施投入多少資源,具體基礎設施的實施和服務由京東智聯云負責。”周伯文解釋稱。這也就意味著,京東智聯云是京東集團技術服務的底座,集團對智聯云的支持和定位也十分清晰。

此外,技術委員會還負責推進及打通集團的數據共享。通過技術手段使數據在各業務部門之間流動起來,從而產生更大的價值。

驅動業務創新

      不僅是集團層面技術委員會在工作,京東零售集團也擁有技術委員會。與集團技術委員會類似,京東零售技術委員會也會推動零售研發項目,從而大幅提升業務交付能力。

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零售技術與數據中臺負責人顏偉鵬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介紹,目前京東零售正在進行技術中臺、數據中臺和業務中臺的建設,令整個零售體系可共用一套服務。

事實上,自2018年底京東零售組織架構調整后,零售相關的中臺建設便已開始啟動。經過2019年及今年上半年的發展,目前中臺建設初具雛形,許多技術模塊已整合到一起。

    “現在我們有十幾個共享業務域,有交易域、商品域、營銷域、會員域等,通過對業務的梳理和建設,從結果上來看,的確大幅提升研發的能效。”顏偉鵬分析稱。

同時,京東零售也在推進規則化、數字化、智能化和生態化的“四化”建設。而在此基礎上,京東零售提出了零售云的解決方案,希望將零售的研發從成本中心變為利潤中心,對外賦能給合作伙伴。

需要注意的是,零售中臺的建設并非事無巨細地響應業務需求,而是去發現不同業務之間的共性需求,并專注前沿創新性。比如,傳統的京東零售更多專注在C端銷售,如今無論是To B業務、全渠道整合的LBS技術、線下店鋪、不同站點的營銷等,均需要進行創新。

    “過去,除To C商品和線下店鋪屬于技術支持的‘一等公民’,其他都是‘二等公民’。我們下一步要做的,就是針對業務的共性需求,系統地給予支持而非打補丁式支持。”顏偉鵬指出。

在中臺建設的支持下,京東零售的技術創新開始變得更加容易。例如,京東通過AI算法優化自動化廣告投放,在提升廣告效果和相關性的前提下,開發了一系列新產品。

   “傳統廣告投放存在許多復雜的步驟,為此我們不斷通過AI技術為營銷賦能、提效,目前AI技術已經做到了京東廣告投放的全流程覆蓋,通過AI技術我們可以為廣告主提供包括智能廣告創意、智能廣告出價、智能廣告定向等功能在內的一站式廣告服務。顏偉鵬介紹稱,“除了依靠先進的技術,我們還不斷嘗試將業界最前沿的營銷方法論引入到京東的廣告體系中,比如我們最近陸續推出了TMA(Multi Touch Attribution 多觸點歸因)和TMM(Touchpoint Mix Modeling,觸點混合模型),評估不同廣告觸點的效果并隨之分配預算,有效解決了廣告主的營銷難題。”

這些功能實現的背后,是技術中臺復雜的AI算法進行支持的,但這只是零售技術優化的第一步。

    “今年我們的工作量非常大,首先希望在年底前將研發效能工具、研發管理、協同效率等初步成形,倒推整個零售技術的高可用性。其次希望將零售三大中臺建設進一步推進,完成業務中臺建設,將技術中臺和數據中臺建設至50%以上。”顏偉鵬指出。

     此外還有京東零售云的建設,它是基于與京東智聯云共建的T-PaaS的統一底座而成,將來會成為京東對外輸出云服務的組成部分。“今年我們計劃將整個零售云搭成形,形成一定的標桿客戶,從而為明年在零售收入上發力做準備。”

 

責任編輯:第一時間
世界服裝鞋帽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世界服裝鞋帽網sjfzxm.com"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世界服裝鞋帽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源:世界服裝鞋帽網sjfzxm.com",違者,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表明證實其描述或贊同其觀點。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3、若因版權等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絡,請在30日內聯系我們,電話:400-779-0282,或者聯系電子郵件: sjfzxm@vip.188.com ,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刪除。
4、在本網發表評論者責任自負。
跟帖0
參與0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發言請遵守相關規定

相關閱讀

白鯊針布走進浙江華孚、廣州溢達技術交流會成功舉行

行業綜述
|
2020/5/18 23:14:00
8

中國知名女裝品牌率先應用斯道拉恩索ECO RFID標簽技術

新聞速遞
|
2020/5/18 10:31:00
1

白鯊針布走進浙江華孚、廣州溢達技術交流會成功舉行

公司新聞
|
2020/5/16 9:40:00
13

云原生技術方興未艾,德聯資本如何押注早期投資?

財經專題
|
2020/5/14 11:34:00
22

【魏橋】表彰“技術能手”,傳承“工匠精神”

面料輔料
|
2020/5/11 21:04:00
14

《兒童口罩技術規范》國家標準正式發布 提出19項主要性能指標

政策法規
|
2020/5/9 10:34:00
22

福建省第三屆紡織項目技術云對接會舉行

面料輔料
|
2020/4/30 9:57:00
7

福建省第三屆紡織項目技術云對接會舉行

行業綜述
|
2020/4/29 15:15:00
11

專題推薦

閱讀下一篇

獨家專訪周伯文:京東的產業互聯網將走向何方?

作為京東智聯云的掌舵人,周伯文對京東技術體系的變化擁有自己的思考。

返回世界服裝鞋帽網首頁
關注公眾號 關注公眾號
手機看新聞 手機看新聞
展開
  • 微信公眾號

  • 電話咨詢

  • 400-779-0282
360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