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著一襲水墨中國風,與你在清風竹影里邂逅

自媒體 木棉道 2020/6/1 13:37:56

翠云梢云自結叢,輕花嫩筍欲凌空。

砌曲橫枝屢解籜,階來疏葉強來風。

——《賦得階前嫩竹》 陳·張正見

烈日烘烤的季節,正是竹深避暑時。“萬竹林中草縛庵,溪聲隱隱隔云嵐。日長客去收經卷,一枕清風睡正酣”。很久以前,人們就喜歡在院中種一片小竹林,旁有溪水激石,金魚戲水,竹影沙沙搖曳,清涼的風滌蕩一整個盛夏。

竹,是中國歷史文化畫卷中,

靜雅脫俗的一筆。

它不剛不柔,高風亮節,

凌霜雪而不凋,挺拔青翠,

搖曳多姿,伐而可復生,

清香襲人,清風瘦骨,虛心而有節。

“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

中國古今庭園幾乎無園不竹,

居而有竹,則幽篁拂窗,清氣滿院;

竹影婆娑,姿態入畫,

碧葉經冬不凋,清秀而又瀟灑。

不僅如此,古人見竹亦如見君子。

嵇康、阮籍、山濤、向秀、

劉伶、王戎及阮咸七人常同游竹林,

借音樂、詩詞酒賦直抒胸意,放浪不羈,

留下許多讓人感慨的故事和傳說。

“幽蘭不可佩,朱草為誰容?

修竹隱山陰,射于臨增城。”

他們七人后與地名“竹林”合一,

稱“竹林七賢”。

鄭板橋的一生以竹畫聞名。

他說:“凡吾畫竹,無所師承,

多得于紙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

他在自家門口種了許多竹子。

夏天,他便在竹林中放一小床,

躺著看書、賞竹、嗅竹。

秋冬,他將竹竿截成小段,

做成窗欞,再糊上白紙。

風和日暖時,一片片竹影映在窗紙上,

宛如一幅天然竹畫。

鄭板橋·竹石圖

在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中,

竹是林黛玉的居所“瀟湘館”的象征,

“鳳尾森森,龍吟細細,一片翠竹環繞”,

就連賈政都在游覽時贊嘆說:

“好個所在!若能月夜坐此窗下讀書,

不枉虛生一世。”

居住空間反應出主人性格,

這樣一處所在,在全書中,

也只有高潔儒雅、超逸脫俗的林黛玉

可相配入住。

87版電視劇《紅樓夢》劇照

李安的武俠電影《臥虎藏龍》里,

李慕白與玉嬌龍竹海一戰,

寶劍、素衣、俠客,

在綠如海的竹林中穿梭,輕盈如燕,

刻畫出了道家“天人合一”的境界。

若說梅令人潔,松令人傲,

那么,竹便是集清秀凝靜于一身,

頗有道家風骨。

電影《臥虎藏龍》截圖

正逢暑氣逼人,

不如著一襲清涼舒適的素色中國風,

漫步竹林深處。

或追尋古代文人墨客的足跡,

或探訪詩意脫俗的武俠夢。

黑白連衣裙在蒼翠的綠意掩映下,

營造出悠然飄逸的水墨意境。

古風與現代優雅相融,

古雅的衣領、時尚的拼接、

姿態怡然的手繪蓮花……

拼接開叉裙擺隨風起舞,

于柔美中充斥著俠女般的風華。

時尚簡約的改良國風

從婆娑的竹影中穿越而來,

仿佛一場夏日的清夢。

簡約的版型不帶繁復的綴飾,

墨色的手繪荷花與連衣裙渾然一體,

拼接的黑色輕紗外披飄逸顯瘦,

將婀娜窈窕的側面線條完美勾畫。

有一種西方的時尚講求“Less is more”,

而中國文化中也有“大道化簡”,

因此,黑白擁有不過時的時尚力量。

黑色上衣以盤扣和低調的刺繡點綴,

舒適涼爽的白色闊腿褲時尚且修身,

再搭配黑白拼接的手繪外套,

仿佛穿上了一幅濃淡相宜的水墨畫,

在竹林里聽風吹鳥鳴,翩然優雅。

黑色連衣裙以簡約和舒適贏得芳心。

這是一種自內而外的禪意。

獨具匠心的手繪外套

融合了西服領和時尚的拼接,

態濃意遠淑且真,肌理細膩骨肉勻。

穿上素色國風服飾走進竹林,

你已是炎炎夏日中一抹清雅的風景,

不帶任何熱烈喧嘩的色彩,

只在簡約古雅的霓裳中,

邂逅詩意文雅的姿態和寧靜自在的內心。

條評論
評論
36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