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胡家少爺到民族英雄

自媒體 中國書畫名家專訪 2020/6/1 16:16:30

從胡家少爺到民族英雄

作者:張萬松

《戰長沙》和另外一個電視連續劇《長沙保衛戰》不一樣,它不是終于歷史的正面描寫敵我雙方的交戰的歷史劇,而是表現長沙保衛戰的背景下胡氏家族經歷的悲歡離合故事。基于職業習慣,我對戰爭中成長起來的一代青年尤為關注。想探究一下他們這方面表現出來的經驗教訓,或許對正在成長的青年朋友有些意義。

在追劇過程中,我們對那個永遠長不大的胡小滿恨得牙癢癢,覺得幼稚無知的他給這個家帶來了許多麻煩。但是,我們理性的認識到,他一個人的經歷,就是一類人成長應該必經的坎坷,所付出的代價也是成長該交的學費。

小滿是個雙胞胎,他的大名叫胡湘江。抗日戰爭爆發前,他一直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富家公子。他就像《紅樓夢》的賈寶玉,有一個殷實的家,養尊處優。他的出生也是充滿傳奇,因為母親自從生過大姐湘君之后,好多年不懷孕。奶奶和大姐湘君一起到觀音廟去求,媽媽后來生了個龍鳳胎——小滿和湘湘。因為難產原因,大家忙亂中,分不清到底是姐弟倆還是兄妹倆。這也是他和湘湘爭論的永遠話題之一。于是,這個男丁甚少的胡家,小滿備受寵愛。

正因為有奶奶的嬌寵,慈母的溺愛,疏于管教的爸爸放手和遷就,還有一個娃娃親的表妹秀秀的仰慕和百依百順,讓這個小滿養成了天不管地不收的驕縱性格。

按正常年代的進程,這個胡家公子,自然會弄性尚氣,將鬧出許多笑話,或許依然還是斗雞走馬揮金如土的公子哥。但是,因為有了戰爭,有了抗日民族戰爭,小滿和家庭也經歷了苦難,他也在一系列的變故中,開始成長。先是陷于家國仇恨中的小滿摯愛金鳳,堅定決絕的拒絕了他的求婚,繼而,胡家的頂梁柱大姐夫犧牲了,大姐的孩子平安死了,大姐也傻了。最后,日本鬼子進入長沙,父親也因為拒絕當維持會會長犧牲;媽媽病死了,奶奶自盡了;同胞姐姐遠嫁了。失去一切依靠的小滿,終于要成為自己對自己負責的人,他殺死了那個投靠鬼子的陳黑,埋葬了親人,擦干眼淚,走向打擊日寇的道路。最后成為一位為抗日而死的英烈。

我們來看這些歷程。當長沙上空開始籠罩戰爭陰云,大家都在給孩子選親成親,有錢人家算計著怎樣把自己孩子逃走到更遠的重慶或桂林甚至國外。但是小滿還是懵懵懂懂的,他伙同同胞姐姐一起唆使小孩偷修建工事的洋灰,每一次到金鳳的醫院都會制造一些麻煩。

鬼怪機靈的他為了在心愛人的面前表現自己有事業心,不是空心蘿卜,就偷著跑往湘潭,想繼承大爺爺的家業,當個少東家。結果是耗完路費,到救濟站搶施舍的粥。悲催的是他竟然連一滴都沒喝到,最后落得一桶粥潑灑在自己的身上的狼狽,直到遇到顧清明才吃到一頓飽飯。為了顯示自己的志向遠大,也為了兌現殺一百個鬼子的承諾,他要參軍,結果,被試槍的槍聲嚇得尿了褲子。

第二次出走,是為了像個男子漢,去參軍殺敵。目標還是打死一百個鬼子,“愛情是一個偉大的導師”不知道這是誰的一句話,讓我記憶到現在。大概也是認可了這個觀點吧。小滿就是帶著這個信念去前線的,結果真的遇到鬼子,就嚇傻了,差點被鬼子抹了脖子。要不是顧清明手榴彈炸死了鬼子,靠運氣活著回來,估計這輩子也只是見到了鬼子。虛榮的他,向自己的心上人夸耀是自己殺了四個鬼子。金鳳當然是置之一笑:“好,四個,還差九十六個。殺夠了一百個,我就嫁給你。"

在大姐夫犧牲后,作為大姐夫曾經認可作為"家庭唯一男子漢"——爸爸不算!小滿想擔負起家庭的責任,他也當過民兵,當過擔架隊員,還用那把勃朗寧打死了一個日本鬼子——這可是他炫耀的口頭禪。這些,我認為是他主動成長的開始。

當然,成長是要交學費的,在家里經濟最緊張的時候,他和姐夫的兄弟陳黑子開一個軍人家屬工廠,偷偷用自家的房契抵押借錢,結果卻落入高利貸的陷阱。最后讓全家崩潰。在湘湘的和顧清明的幫助下回老家湘潭借錢還清了債務。這件事,雖然也是不靠譜,但是,“出來混的總要還的”年幼無知單純,是沒有罪的。既然要成長,必然要經歷波折,自然會付出成長的代價。這真的不算什么。

在這件事情上,我們可以看出小滿的單純善良,幼稚中也能看到教養。比如,他多次和小黑進入賭場,卻沒有學賭錢,也沒有沾染哪些惡習。幼稚盡管也是顯而易見的,他開始是沒想到這樣糟,后來幼稚的想依仗顧清明來幫助他解難。我認為,他和湘湘瞞著家人出去借錢,是有責任擔當的開始。

小滿第三次出走是主動的,也是成熟的標志性事件。他經歷了大姐姐的死,親眼見到父親的壯烈斥責日寇的犧牲,媽媽和奶奶的死……沉重的打擊,讓他真正的走向成熟。我們看到的是他一臉堅毅奔向偽政府大院的那一幕。在日寇的槍托和皮鞋蹂躪下,小滿終于變得堅強。有句話:你弱給誰看?軟弱只能讓你的敵人瞧不起!他要去尋找成為姐夫的顧清明,因為顧清明被俘逃離之后可能到了郴州。此時出行是他又一次主動出行,也是一次作為成人的一次負責任的出行。當他見到湘湘,隱瞞了家庭的悲慘遭遇,笑著掩飾,不想讓湘湘擔心,表現一個男人堅強和成熟。這和當初在湘潭遇到湘寧和小水的死,回家哭訴的情景不可同日而語。當他們找到顧清明,小滿就毅然決然離開了他們,甚至都沒回頭。不過,他只是不想打擾,讓人帶話給湘湘。這也和金風父母被日本人殺害之后的堅韌一樣。

這幾個年輕人的經歷,再一次驗證了那句名言的真理性:“自古英雄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

離開郴州之后,小滿處理了親人的后事,娶了秀秀為妻。在抗日保家國的戰斗中,勇敢投身其中,無懼死亡,沖鋒在前,犧牲前還射殺日寇軍官。小滿終于獻身這場民族戰爭中,成為烈士,成為英雄。

就像今年大疫情,很多奮戰在一線的孩子,都是九零后,甚至零零后。就是這些孩子,一下子成為人民的保護神,成長為共和國的英雄。他們同時在戰疫中獲得成長。

我有幾個曾經當過兵的學生,總感覺他們要比同齡人成熟得很多很多。一開始,還有些不明白,后來,想明白了。是因為那些當兵的學生,自從進入兵營,就被賦予軍人的體魄和氣質。那些依然還依偎在父母身邊的同齡人怎么也不會想到,那些當兵的兄弟已經經歷了人生大熔爐歷練和淬火。成為當當響人物,他們既可以衛國,自然也可以保家。因為他們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當然,很多人也不知道,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們經歷了什么。那可是是血與火的洗禮,煉獄一般的磨煉!我想,軍營,可以把廢鐵融化為鋼水,讓他們成為鋼。

苦難是磨刀石,砥礪思想;苦難是墊腳石,讓人看得更高更遠。“多難興邦”,苦難讓人快速成長。

編輯:張行方

條評論
評論
相關推薦
360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