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自媒體 木棉道 2020/6/8 16:50:59

日照香爐生紫煙,

遙看瀑布掛前川。

飛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銀河落九天。

——李白《望廬山瀑布》


一到夏天,就會開始想念清涼的水。蔚藍的海灘是時尚博主們凹造型的天然攝影棚,潺潺的小溪是鄉村孩子們抓螃蟹的游樂場,河邊、湖畔、山澗……只要有水,何處不可視為避暑山莊?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

水不僅是夏之甘霖,

還是中華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自古文人雅士在閑暇時刻,

多好縱情山水。

昔日屈子涉江而行,

浪漫長詩《離騷》寫盡了水邊的故事。

“扈江離與辟芷兮,紉秋蘭以為佩。
汩余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
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以水和花草為媒,感嘆歲月流逝,家國存亡。

李白愛月,也愛水。

少時他從家鄉四川乘舟出發,來到荊門附近,

開啟了他一生輝煌壯闊的詩歌生涯。

當時,他回望從故鄉流淌而來的水,

詠道:“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

于他而言,水是故鄉的象征。

李煜亦有詞寫道“落花流水春去也”,

這位不小心繼承了“皇室企業”的藝術家,

因命運被禁足皇宮,不能經常出去游山玩水,

只能看看宮中流水,來抒發心中的憂郁。

提起水之浪漫與詩情,

便會想到那首著名的琴曲《高山流水》。

蒼穹之下,伯牙扶著琴弦,子期靜靜聆聽,

綿延起伏的高山,蔥翠間縈繞著澄澈的流水。

子期離世,伯牙毅然斷琴,

伯牙與子期相遇相知,

并成為了彼此人生唯一的知音。

那些詩人與藝術家的身影已如流水般遠去,

而流水卻仍舊潺潺地滌蕩著我們的身心。

時值夏日,萬物蔥蘢,

穿著木棉道華服的伊人也來到了水邊,

于飛瀑中尋一抹清涼。

“群山萬壑引長風,透林皋、曉日玲瓏。

樓外綠陰深,憑欄指點偏東。

渾河水、一線如虹。

清涼極,滿谷幽禽啼嘯,冷霧溟濛。

任海天寥闊,飛躍此身中”。

木棉道的伊人在瀑布上娉婷漫步,

清新淡雅的襦裙

仿佛漂浮在水霧里的藍天白云,

微風習習,輕盈的裙擺隨風起舞,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

一把油紙傘,撐起千年的情思;

一頂珠簾帽,半掩東方的雅致。

持笛而坐,聽流水如琴音婉轉;

舉目思人,看遠山如畫卷悠悠。

華服與瀑布的相遇,

古雅、精致、唯美、和諧,

就像一首令人沉醉的宋詞,

簡約清麗、委婉纏綿。

這件華服是木棉道今夏的匠心之作。

齊胸襦裙再現了大唐盛世的大氣與端莊,

令嬌柔美好的女人味在裙裾間流轉。

精美的刺繡恰到好處地點綴其間,

細膩的針腳惟妙惟肖、婀娜多姿,

雅致的色彩瓊姿花貌、軟玉溫香,

為裙擺增添一抹東方的詩意。

裙前那層疊的百褶,

仿佛一池泛著漣漪的春水,

綻放著連綿起伏的浪漫。

當年漢宮飛燕的留仙裙,

據說正是因這樣的褶皺而得名。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徜徉在水邊的華服女子,

怎能叫人不心動?

條評論
評論
360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