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道 | 荷葉羅裙,裊裊伊人

自媒體 木棉道 2020/6/15 10:04:31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

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

—— 唐 · 王昌齡《采蓮曲》

關于夏日的記憶,

除了嗡嗡作響的蟬鳴,

突如其來的陣雨,

“嘶”的一聲打開還冒著涼氣的汽水,

還有只在盛夏綻放的滿池荷花。

荷者,花中君子也。

中通外直,不蔓不枝。

紅嬌綠嫩,超凡脫俗。

它的清雅高潔,

自古就不缺少文人雅士的贊美。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贊的是荷花純凈的美;

“菰蒲無邊水茫茫,荷花夜開風露香”,

贊的是荷花清幽的香;

“惟有綠荷紅菡萏,卷舒開合任開真”,

卻是讀出一種率真的性情。

還有周敦頤那首著名的《愛蓮說》:

“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更是深入人心的千古絕唱。

在熏風醉人的時候,

初荷出水,清香嫩。

晨光熹微,幾珠清露,

似孩童天真游戲,倏地滴落。

芙蓉向臉,醉了一池漣漪,

蜻蜓不時立過尖尖的荷角,

蜂蝶蹁躚,熱鬧了細碎的光陰。

雨后的荷塘,一望如霞綺。

讓人想起了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薄薄的青霧浮起在荷塘里,

葉子和花仿佛在牛乳中洗過一樣,

又像籠著輕紗的夢”。

在這個如夢似幻的意境中,

古詩詞里那些采蓮的女子款款而來。

尤喜王昌齡的《采蓮曲》: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

采蓮姑娘們有自己的時尚小心機,

身著荷葉色的碧羅裙潛入花底,

蓮花過人頭,花人皆美,不必細分。

現代人雖不必為采蓮入荷塘,

但是卻有更多閑情逸致感受荷的詩意。

而歷史上那些穿“荷葉羅裙“的女子,

都成了改良中國風服飾的靈感繆斯,

讓我們在賞荷的時候,

亦可感受到當年歲月之靜美。

雙層設計的粉色連衣裙,

采擷了荷花花瓣的色彩,

好似豆蔻年華的少女般柔美浪漫。

半透視的輕紗,為穿上它的人,

增添了一抹靈動與輕盈。

如詩如畫的手繪,

于胸前恰到好處地點綴。

簾卷荷香,綺羅人在薰風里沉醉。

穿白裙的女子,

宛如田田荷塘中的一枝白蓮,

縱然不帶任何彩色,

仍可令時光驚艷。

簡約的設計邂逅輕靈的面料,

清新脫俗,宛若仙人。

顯瘦的西方復古方領

與精美的東方刺繡相結合,

讓你既擁有時尚的格調,

又不乏中式的雅韻。

疊透的白色連衣裙,

以衣為畫,以紗當霧,

讓手繪顯得更為朦朧詩意。

黃綠相間的圖案優雅而清新,

背后別具匠心的飄紗設計,

裊娜娉婷,翩若驚鴻。

藍色手繪交領連衣裙,

繾綣著清雅的古韻,

凝聚了匠心的手繪水墨荷花,

濃淡相宜、幽韻寧靜,

與飄逸的裙裾交相輝映。

手持古色古香的油紙傘在荷塘邊徘徊,

仿佛穿越到古畫中一般。

當藍色交領連衣裙化為白色,

散發出白云的輕盈,清蓮的高潔。

腰間搭配木棉道定制流蘇,

一動一靜,婉約縹緲,

讓文雅的情思縈繞于你的左右。

正是賞荷好時節,滿池的荷花競放。

不如撐一葉輕舟,穿一襲改良中國風,

穿梭于碧波之中,誤入藕花深處,

感受“爭渡爭渡,驚起一灘鷗鷺”的驚鴻。


條評論
評論
360彩票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